资讯

中国父母的伟大

在加拿大,冬季活动丰富多彩。我会带孩子去速滑。孩子在场上运动,我参加志愿者服务。运动员在场上你追我赶,我要学习怎样给每个人计时,开头会觉得很难。
领队说,不要紧的,你一定能学会。然后指着冰上的一个裁判说,他是一名律师,原来根本不会滑冰,现在不仅滑的快,而且精通规则。因为女儿喜欢速滑,他也跟着学,现在成了场上裁判。然后又说,女儿以前学钢琴,他也跟着学,后来,律师也成了钢琴比赛的评委。

我大为吃惊,原来加拿大父母也这么伟大。但是又想,再伟大也没有中国父母伟大。中国父母为了孩子省吃俭用,晚上陪孩子读书到深夜;倾尽所有买学区房;夫妻不和忍到孩子高中毕业才离婚。很多父母要等到孩子大学毕业,买好房,找好工作,找好对象,然后说,我的任务完成了。中国父母的一生,是奉献的一生,是伟大的一生。

如果遇到孩子不爱学习或者有特殊困难,中国父母就更加揪心。我认识好几个家庭孩子以前有多动症。孩子上学,父母也被抓到学校听训。孩子被孤立甚至被欺凌,大人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却很无奈。某个家长说,
想死的心都有!
讲加拿大律师的时候,很多家长说,我也跟着孩子学呀。确实,很多家长跟着孩子重新学习,把原来没有学会、过去也从没想认真学的数理化政史地又重新认真学了一遍,还学出很多体会和心得来。虽然没有像加拿大律师那样成为专家,但他们真的也都尽力了。

我能看到的不同在于,加拿大的父母是跟着孩子学。孩子玩什么父母跟着玩,起码是支持玩。玩废了再重新找一个项目玩。中国的父母也想让孩子玩,但大多数还是谨慎还是担心,还是主抓学习。如果找到一个项目玩,比如钢琴,那就希望一旦开始,必须有始有终。嘴上说的是,我不是想让你成为郎朗,只是想你将来有个爱好。实际做的是,如果你不弹,我就拿鞭子抽你。

其实逼孩子是很痛苦的事。昨天我跟老朋友刘通话。我问他能不能体会到被逼的痛苦?特别是孩子做不到的时候,还是要逼他。试试逼你自己,试试你敢不敢逼孩子以外的任何人?刘掩口葫芦而笑。
我的观察,中国当前劫后重生欣欣向荣,但也还有问题。问题貌似在于太拥挤,人多资源不足(比如好学校);实际可能跟价值观太单一有关系。有钱,就是成功的。学习不好,就是失败的。升学率高,学校就是好学校。这种观念可能是导致拥挤和资源不足的主要原因。

在加拿大感受到的多元化是,孩子数理化好当然会很自信,如果不好,但是在文艺、体育方面突出,孩子也会很自信,因为也得到老师同学的认可。看看【三十而已】:钟晓阳打动钟晓芹靠的是看云!竟然不是靠学习好!

前面说的多动症家庭,后来,到加拿大了。到温尼伯后,家长跟老师沟通,老师说,孩子精力太多而已,没事的。家长狐疑。后来知道,班级上课的时候,孩子被允许在教室内绕着跑步。几年下来,孩子完全正常,开朗大方。孩子说,当时要是留在济南,我肯定不会有今天。孩子不知道祖国也在日新月异的变化,但是家长最清楚这句话背后多少艰辛和付出。
中国父母的伟大,有的体现在陪读到深夜,有的体现在积极追求适合孩子成长的土地。但是我在想,这是不够的。有一天我们需要做到把孩子当人待,跟随孩子的兴趣而不是强加于人,如果要强加就强加给自己,以身作则,那才是真爱,是真的伟大。

—— 以下是编辑难看的广告 ——-

—–扫码联系我们 ——-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